首 页              事务所简介              律师风采              新闻中心              在线咨询              典型案例              新法规              联系我们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中信证券第31号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4)沪一中民三(商)初字第31号

原告A公司,住所地南京市汉中门大街81号。

法定代表人***,A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薛忠贵、李斌,江苏南京金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B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湖贝路1030号海龙王大厦。

法定代表人***,B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项志卫,上海市金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B公司员工。

被告C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桥镇佳林路1028号。

法定代表人***,C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朱鹏程、赵文文,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A公司诉被告B公司、C公司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4年2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6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的上述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公司诉称,2002年3月28日,原告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原名为“国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办理了开户手续,资金帐户号码为:39001008,户名为“A公司”。2002年11月27日,原告撤销了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的指定交易,转到B公司所属的合肥寿春路营业部进行指定交易,资金帐户号码为001600006888(以下简称“6888”),户名为“A公司”。2002年11月29日,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和被告C公司擅自将原告号码为6888的资金帐户所对应的股东帐户分户,分立出的股东帐户户名为“天元投资”,对应的资金帐户所对应的股东帐户内的882300股“浙江东方”股票和1000股“国药股份”股票划入分立出的户名“天元投资”的股东帐户内。2003年1月23日,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和被告C公司又擅自将原告资金帐户号码为6888的户名为“A公司”变更为“天元控股”。据此,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侵权损失人民币19,231,809.22元,并承担连带责任,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B公司辩称,由“吉晶”签发的移仓的股票帐户和股票的所有者不是原告,被告B公司未侵犯原告的权益,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请。

被告C公司辩称,将原告的股票帐户更名、分户是“吉晶”个人行为,并未得到公司的授权,故应由“吉晶”个人承担责任。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提供如下证据:1、原告的开户申请表、银行进帐单、资金卡,证明原告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开户。2、撤销指定交易说明、仓位转移单,证明原告撤销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的指定交易而转至被告B公司所属寿春路营业部。3、资金对帐单、浙江东方的电脑资料、更名说明、仓位转移单、确认函及上海证券报股票行情,证明两被告分户、移仓、更名的事实及因此给原告造成损失的计算依据。

被告B公司质证意见:除证据3的资金对帐单要求原告提供原件外,对其余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书的内容有异议,认为有关的分户、更名均是被告C公司的“吉晶”等人的行为而不原告的行为。同时认为,浙江东方的电脑资料、上海证券报股票行为不能证明被告的侵权行为及造成损失。

被告C公司质证意见:对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证据2中仓位转移单只能证明吉晶只是进行了申请,,而不能证明股票进行了移仓;对证据3中更名说明,认为不是C公司的行为;对证据3浙江东方的电脑资料、上海证券报股票行情认为与本案无关。被告C公司未在举证期间内提供证据。

被告B公司提供如下证据:1、被告C公司的主要经营者情况、原告的授权委托书、开户申请表、指定交易撤销申请表、吉晶的身份证及仓位转移单,证明原告从未在被告B公司所属营业部开立过资金帐户,也未移入其股票和汇入钱款。2、指定交易说明、交易说明、仓位转移单、更名说明、撤销指定交易说明、划款说明、申请及更改授权委托书及印鉴留底,证明被告B公司所属营业部的6888资金帐户是被告C公司联系设立,并带入20个自然人股票帐户。3、E公司的2001、2002年度年检报告、出资转让协议书及公证书、被告C公司的第一次股东会、董事会及监事会决议、被告C公司的公司章程,证明原告被告C公司是关联企业。

原告的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对证据1证明的内容有异议,并认为证据2中的划款说明、申请、更改授权委托书及印鉴和证据3均与本案无关。

被告C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证据1中被告C公司的主要经营者情况与本案无关。证据2的指定交易说明不是被告C公司的行为,邵志刚的签名无公司的授权。证据2中的更改授权委托书及印鉴留底,与本案无关。

结合双方的举证、质证,本院认证如下:各方提交之证据均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要件,本院予以采信。

依据上述确认之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本案的基本法律事务如下:

2002年3月29日,原告授权蒋秋龙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营业部开立保证金帐户,资金帐号为39001008,证券帐户为“B880418396”,户名:A公司,并授权被告C公司的吉晶在该资金帐户内进行证券交易操作,授权欧孝辉、蒋秋龙共同在上述资金帐户进行资金划拨、指定交易、撤销指定交易、托管、转托管、销户等非证券交易操作。2002年4月1日,原告汇入该资金帐户人民币2000万元。

2002年11月27日,原告授权蒋秋龙、欧孝辉撤销其在招商证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营业部指定交易。被告C公司的总经理吉晶开具“仓位转移单”,将39001008资金帐户及下挂的20个自然人股票帐户及股票转移指定交易到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的资金帐户“6888”上。同日,被告C公司的邵志刚向被告B公司所属的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出具“指定交易说明”,将该20个自然人股票帐户指定交易在资金帐户“6888”上。

2002年11月29日,被告C公司向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出具“交易说明”称,将该公司原指定在资金帐户“6888”上的自然人股票帐户(20个自然人股票帐户中的15个)撤销指定交易,并手术室交易在资金帐户“2800”上。同日,吉晶出具仓位转移单,将上述“6888”资金帐户及其下挂的股票帐户及股票转移指定交易到“2800”C公司的资金帐户上。

2003年1月23日,被告C公司向被告B公司秘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出具“更名说明”称:该公司在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开设的资金帐户“6888”,原户名为A公司,现要求将户名变更为“天元”。

2003年1月24日,被告C公司及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向案外人安徽国元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确认函》称: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资金帐户“6888”,户名:天元控股,是天元控股有限公司开设,该资金帐户下资产所有权属天元控股有限公司。

2003年3月12日,被告C公司向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出具“撤销指定交易说明”,将20个自然人股票帐户中的余下5个股票帐户撤销指定交易。

另查明,吉晶系被告C公司的总经理。邵志刚系被告C公司员工。

原告提供的证据3中的资金对帐单原件存放于被告C公司所属南京分公司处。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

一、对被告B公司行为的认定。

二、根据现有证据来看,本案中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与被告C公司间存在证券交易代理关系,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只是接受被告C公司的指令设立了户名为“A公司”的6888资金帐户,并按被告C公司出具的“更名说明”将户名变更为“天元控股”。尽管被告B公司在被告C公司未提供A公司的开户资料的情况下,而为其开立了户名为“A公司”的6888资金帐户,确实有悖于证券公司的操作规范,但原告从未在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开户并指定交易,且被告C公司亦从未向被告B公司所属寿春路营业部提供过有关原告授权的相关材料,故被告B公司所属寿春路营业部有理由相信其只是接受了被告C公司的委托进行开户。现原告仅凭资金对帐单的户名为“A公司”不能证明被告B公司明知6888资金帐户系被告C公司受原告的委托而设立的,且资金帐户下的资产所有权属于原告,同时原告也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B公司与被告C公司恶意串通共同侵害原告的合法财产,其过错与原告的损失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故原告诉请要求被告B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二、对被告C公司行为的认定。

被告C公司受原告委托进行证券交易,当原告撤销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指定交易时,被告C公司以其自己的名义在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开立了户名为“A公司”的编码为6888资金帐户,并将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撤销指定交易时原告资金帐户下挂靠的20个自然人帐户一并转移至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2002年11月27日,被告C公司将原告原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撤销指定交易时,所转入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的股票为浙江东方(代码6000120)共计1270841股,长园新材(代码600525)1000股,国药股份(代码600511)3000股。同年11月29日,被告C公司将其中882300股浙江东方、1000股国药股份分户至资金帐户(2800)名下,按当日市值为12,629,040元。2003年1月23日,被告C公司将6888帐户原名为“A公司”更名为“天元控股”,按当日所持仓量为浙江东方388621股,市值为5,553,394.09元,并有资金95.02元,而上述帐户内的股票及资金均已被被告天元公司处置。

综上,原告委托被告天元公司吉晶等人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进行证券交易操作:资金划拨、指定交易、撤销指定交易等,被告C公司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一切后果,均应由原告承担。现被告C公司在招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肇喜浜路营业部撤销指定交易应视为原告的行为,被告C公司在被告B公司所属寿春路营业部将原属原告的股票虽以原告的名称进行开户(6888),但原告从未向被告B公司所属寿春路营业部递交原告的相关材料进行开户。嗣后,被告C公司将上述6888帐户所下挂的股票分户及更名,被告B公司均无过错,故原告诉请被告B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而导致原告的财产灭失,均由被告C公司一手造成的,故被告C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涉案的更名、撤销指定交易等行为均是盖有被告C公司的公章,故被告C公司辩称涉案的行为均系“吉晶”个人行为,而非公司行为,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一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C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起赔偿原告A公司18,182,529.11元。

二、被告C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A公司利息损失(其中12629040元,从2002年11月29日起,5553489.11元从2003年1月23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

三、原告A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6169元,由被告C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聪

                         代理审判员      张冬梅

                         代理审判员      严耿斌

                          二○○四年七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陆文芳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A公司

住所地:南京市汉中门大街81号

法定代表人:***        职务:董事长

被上诉人:B公司

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湖贝路1030号海龙王大厦

法定代表人:***        职务:董事长

被上诉人:C公司

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桥镇佳林路1028号

法定代表人:***        职务:董事长

上诉人因股票交易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4)沪一中民三(商)初字第31号判决,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判令被上诉人B公司和被上诉人C公司对上诉人的损失承担共同侵权的连带责任;

2、判令两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B公司接受C公司的委托可以开出“A公司”户名的资金帐户是极其错误的

判决书第6页“但原告从未在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开户并指定交易,且被告C公司亦从未向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提供过有关原告授权的相关资料,故被告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有理由相信其只是接受了被告C公司的委托进行开户”,这一认定不仅违背了客观事实,也违反了法律法规的规定。

事实上,2002年12月27日,开立A公司户名资金帐户6888的申请人并非天元公司,只是自然人邵志刚;法律上,开设机构资金帐户必须提交申请机构的股票帐户卡,开出与股票帐户户名完全一致的资金帐户。如果被上诉人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有理由相信其只是接受了被上诉人C公司的委托进行开户,那么,根据证券法律法规及内部操作规范的规定,被上诉人B公司所属合肥寿春路营业部为被上诉人C公司开设的资金帐户名只能与天元公司股票帐户名称一致,如“天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天元投资”,绝不允许为天元公司开出户名为“A公司”的资金帐户。B公司开设了户名为“A公司”这一资金帐户行为本身就非常清楚地表明,其明知该帐户为A公司所有,接受的是A公司的指令而非天元公司的指令,因此,B公司没有任何理由相信“A公司”资金帐户只是受天元公司委托进行开户的。

二、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财产灭失只应由被上诉人C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极其错误的